中國培訓網歡迎光臨!
您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 > 行業動態

盛希泰:你錯過了一個互聯網時代?是時候雪恥了!

發布時間:2015-12-15 10:36:28
  

盛希泰:你錯過了一個互聯網時代?是時候雪恥了!

   這是12月13日晚間,在2016網易經濟學家年會上,盛希泰的主題演講。

  我們為什么錯失阿里巴巴?

  為什么題目這樣刺眼?因為我是這個行業的從業者,二十多年來,其中有十幾年我做證券公司總裁和董事長,我對那個行業有切膚之感。四年前,當我離開這個行業的時候,我就跟我的員工對話,兩三年前,當我開始做天使投資的時候,我們的員工,原來我們的投行人員——大家知道華泰聯合證券的投行是國內比較牛的——都來找我,我說你們如果創業,我是不投你們的。他們比較不解,也很傷感,問我為什么呢?我說,我四年前決定離開證券行業的原因之一是,任何一個行當,它應該可以足以托著你走,推著你走,如果這個行業的江湖地位每況愈下,它對你就是負效應。

  我在證券行業混了這么多年,2000年之前銀行從來就是爺,在2000年之前保險不是個東西,保險跟證券公司相比江湖地位差很遠。當我歷經挫折,2000年又混到副總裁的時候,當時我是最年輕,31歲,收到無數的賀信、無數的電話。但過了多年之后,證券公司的地位每況愈下,從2000年之前的兩三萬億資產,混到三四年前仍然兩三萬億,相反保險從一萬億到15萬億。所以這個行業對我來講,找不著北,有句古話叫“男怕入錯行”,真的是這樣。

  那么投行呢?為什么我不愿意投投行人員出來創業的,中國投行人員最近三年有很大進步。三年前的情況是,中國的證券公司,中國的資本市場只允許煤炭、化工、石油等傳統企業上市,互聯網企業一個都上不了,跟互聯網是不接軌的,跟這個時代最先進的生產力不接軌,而這恰恰是資本市場可悲的地方。因為資本市場最牛的地方就在于,資本市場嗅覺最敏感,資本市場是最先進生產力的代表,恰恰在中國不是,這是我的一個小故事。

  去年阿里巴巴上市,我相信對中國所有人的刺激都是空前絕后的,包括對政府的刺激,我們沒能把阿里巴巴留在中國,也沒能把它留在香港,它去了美國。當然話又說回來,它去美國一個額外的效應,阿里巴巴在中國崛起,這么一個牛逼的企業,印證了中國30年改革開放的偉大成果,這是一個額外的成果。但從資本市場來講,非常可惜,非常可悲。因為一個國家如果沒有偉大的經濟體,不可能有偉大的資本市場,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華爾街只能在紐約。

  當年香港回歸的時候,新加坡躍躍欲試,覺得取代香港的機會終于到來了,20年過去了,新加坡資本市場越來越萎縮,凡是當年去新加坡上市的中國公司都在退市,阿里巴巴這么偉大的企業去了美國資本市場,毫無疑問這對中國資本市場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不信?聽聽圈子里的謠傳,說BAT都是老外在控股,說騰訊是被非洲某個基金控制,孫正義從阿里拿了多少錢。這對我們是一種恥辱,說我們是在給外國人打工。還有一個恥辱,VIE結構。我們聽了這么多VIE結構的公司,今年資本市場好的時候,大約有500家VIE結構的公司準備改回中國框架,回中國上市。VIE結構很難,原因有很多,我覺得有個原因之一就是中國資本市場向這些互聯網企業關上了大門,這是“逼良為娼”的結果,是我們把它們推向國外資本市場,所以它一出生就是喝著美元基金的奶水長大,從一出生就吃面包、吃牛肉,它的胃口已經完全適應了美國人的市場,沒辦法在中國上市。

  錯過阿里巴巴之后我們如何反思?不是錯過阿里巴巴15個月以后,而是我們一直在反思,中國資本市場應該如何擁抱這個時代。剛才我講了,資本市場是最先進生產力的代表,最應該擁抱這個時代,資本原本是最血淋淋的,最敏銳的、最接地氣的,但中國資本市場卻錯過了整整一代互聯網。

  中國資本市場的前兩次重構

  其實不只是監管層被深深觸動,去年中國整體上下都被深深觸動,所以引發了中國資本市場的第三次重構。我先講一下我理解的中國資本市場的前兩次重構。

  1990年深圳上海兩家交易所先后開業,但時間不合適,所以1993年之前中國沒有證監會。那個時候的從業者,要申報材料、上交材料,需要去國家體改委審核。1992年國務院通過決議成立證監會,到1993年3月底到4月初在天津召開了中國證監會成立大會。從1990年到1993年,這是一次重構。當時1993年,我做了兩個企業上市,這兩個企業都還存在,1993年5月份我做的金融集團仍然有,在深圳,1993年12月16日我做的山東第一股泰山石油,仍然有,仍然健在。說明我的職業操守很好。那時候,上市公告書里寫的“深圳異地上市公告書”,為什么叫“異地”,因為深圳和上海是地方資本市場,1993年證監會成立以后,才把“異地”兩個字拿掉了。

  第二個重構是2005年。為什么是2005年?大家知道這個過程中發生了很多事情,包括IPO,資本市場也從從審批制走到了核準制。審批制包括額度管理,額度管理就是每一個省分多少額度,一個億、8000萬,省里再分拆。所以當時出現什么局面?一個工廠切割,拿出一個車間來上市,因為什么?額度不夠。這導致大量企業十年之后重新整體上市,這是額度制造成的。那時候全國婦聯都有指標,以部委和省市為單位有指標,那是審批制的階段。后來是核準制,核準制有兩點,其中一個是通道管理,那時候券商最有權力,券商分幾個等級,二四六八十,小券商可以保兩家,最牛的可以保十家,這個權力是很大的權力,給誰指標誰就可以上市,給誰通道誰就可以上市。從審批制過渡到2004年的核準制,我認為這個過程都是一樣,沒有本質區別,沒有實質性飛躍。

  2005年,股權分置改革,中國資本市場第二次重構,資本市場起死回生進入全流通時代。當時中國的資本市場已經死掉了,我說這句話一點不過分,為什么?從2001年到2005年中國倒了四十家上市公司,在這之前有150家,清理完畢剩下超過一百零幾家,一片慘象,中國資本市場陷入死胡同。2005年之前,中國的股票翻倍,法人股和流通股,里面還有國有法人股,法人股流動股。法人股是不能流通的,只有個人股可以流通,這個比重占30%。當年中國股市市值只有三萬億,只有一萬億的交易,這哪有什么交易量?所以2005年當時的證監會主席,他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真正的證監會主席,因為他真正擁抱了國際規則,最起碼的一條是全流通。這個決策過程難度非常之大,2005年開始啟動,2007年迎來了全流通時代,才迎來了2007年6000點的大牛市,到現在仍然空前絕后。這是第二次重構,這次重構的意義大于上一次,如果沒有這次重構,今天中國的資本市場根本不可思議、不可想象。

  后來2004年中小板、2009年創業板,想法很好,出發點很好,但結果都不怎么樣。

  第三次重構:是時候雪恥了!

  在今天,我們要強調什么?我說第三次重構,這里有四個要點:

  第一是注冊制。

  注冊制大家都在講,我管它叫“1+3”。“1”是注冊制,“3”是新三板,戰略新興板和深交所網絡板。注冊制的核心是充分的信息披露,如果凡是學過西方財務會計的都知道,西方所有的資本市場的規則就這六個字,“充分信息披露”。我們原來審核是有很多底線的,比如有訴訟一律不允許上市,注冊制是把訴訟說清楚了,跟誰訴訟,贏的概率有多少,輸的概率有多少,包括關連交易。原來關連交易必須公允價格,現在是你要說出來,沒關系,市場來判斷,這個價格是不是公允的,一切交給市場,你只要說出來就可以了。券商和律師的任務就是幫你把這個說清楚。選哪條路走,你是丑還是俊,由市場判斷,這是注冊制的核心。不管權力交給證監會還是交易所,實質都是信息披露。

  第二是新三板。新三板我講過很多次,就不多講了。新三板的偉大意義根本不在于幾個企業的上市。我們資本市場憋了二十多年,2500家企業上市,不到3000家,這是一個恥辱,比重完全不對稱。現在我們有七千萬家小微企業,每天產生一萬家新的公司,新三板開始放開閘門,才使得大家可以真正擁抱資本市場。我多說一句,這是資本市場的恥辱,目前為止我們2007年股權的比重占社會融資總額最高,有一個比例,股權的比重占整個社會融資總量的比例2007年最高,7.3%,實際上少得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計,而現在的水平不到3%。你想,在整個社會融資總額里不到3%,價值有多大?這個行業怎么可能受到尊重?新三板現在就要發揮這樣一個作用,這么多年改革開放的成果,包括大眾創業的抓手,注冊公司,到了A輪B輪階段,就可以擁抱資本市場,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同時把B輪以后的截流掉了。我打個比方,一個美女原來只有隔壁兩個帥哥知道,一旦進入新三板市場,就有兩千個帥哥來追求你,只要是美女就可以來。

  第三是戰略新興板。戰略新興板說白了,也不要說那么高大上,說白了戰略新興板是為了應付兩個交易所之間的競爭,原來上交所是大盤股,這種情況下怎么競爭?交易量極其不活躍,它的股本總額是深交所的接近兩倍,但交易量是40%。所以,必須啟動戰略新興板。戰略新興板我認為是一個基本的原動力,當然也是擁抱互聯網的產物。現在它列了九大類:環保、原材料、能源等等。

  第四個是深交所網絡板。它已經和創業板、中小板沒有任何區別,這樣一個專門板塊也是為了歡迎不盈利的企業上市,也是為了擁抱互聯網。如何彎道超車?我們錯過了整整一代互聯網二十年,現在已經到了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如何擁抱、如何超車,必須一股腦地推出,注冊制+三個要素,新三板、戰略新興板和深交所網絡板就是這樣一股力量。

  資本市場的重構,還原資本市場的本來面目,一洗二十年之恥辱,帶動整體經濟的重構,為什么要這樣做?現在中國經濟非常困難,存量經濟很差,是大眾創業的一個原動力。其實中國資本市場真正起到對中國經濟的推動作用,就是說真正的讓資本市場擁抱創業,這樣一定會帶動整體經濟的提升,最終對中國經濟建設起到應盡的作用,這樣這個行業才會受到尊重。

  中國資本市場制度性重啟,中國的創業者應該被中國資本市場呵護,這是相互的。投資人也需要呵護陪伴創業者好好成長,人民幣基金需要耐心陪伴創業者,中國投資人不會錯過下一個馬云。

  三個禮拜之前《環球時報》采訪了我,我們談到,當年馬云、馬化騰創業的時代,中國是沒有基金的,基金的起步也是美元基金。而今天按照王功權先生的話說,基金多得很,錢多得很,沒有冬天之說,只要你是牛的創業者,只要是牛的創業項目,錢追著屁股后面走。在這種時代下,如果你是一個很牛的創業者,中國的投資者不會再錯過你。中國資本市場第三次重構一定會通過整個創業這個基本國策上一個臺階。

  來源:品途網


網站備案號:粵ICP備14053066號 版權所有:中國培訓網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11选五基本走势